Dreamer Maps

印度與英國的邂逅:一場酒精的食物模仿秀

Dreamer Maps
印度與英國的邂逅:一場酒精的食物模仿秀
 
螢幕快照 2017-11-22 下午3.47.58.png
 
調酒的可能性很多,因為可以組合的東西非常多。
但很少有調酒師能夠像小時候玩黏土那樣複製出一個漢堡模樣的童心,
去做出一系列專屬調酒的食物華麗模仿秀。
 
IMG_1627.jpg
 

1.

     甫一推開酒吧的門,迎面而來的是熟悉的招呼聲,我也向店裡的熟客們一一打招呼。
     這些是我從18歲開始,就一起與之喝酒的朋友們。

    「今天要不要試試看我的新酒?」我才剛坐下,紙巾、零嘴與煙灰缸一個一個的遞上。看樣子,哥哥又似乎做了什麼新奇的調酒。

   「當然好,哥你又做了什麼新玩意?」我稱呼為哥的調酒師Mordie是台北知名酒吧NOX的老闆。從我18歲開始進入調酒的世界裡,他就是我的師父。正當他用shake杯調製完,正一打開瓶口要倒入雞尾酒杯中,坐在他面在的女客人驚呼一聲:「天阿!這杯酒怎麼聞起來這麼熟悉啊!」

   「這是Fish and Chips,英國菜。」他帶著得意的微笑。

   「難怪!我就覺得好熟悉,我之前在英國念書時天天聞這個味道!」那位女客人止不住的興奮說著。

     哥將酒放在我面前。映入眼簾的是捲成杯狀,並放進滿滿的薯條三兄弟餅乾,在那前面也放著檸檬角掛在杯側。

   「先喝還是先吃?」對於調酒師放在杯側的Garnish,我總是要先確認調酒師的巧思是怎麼安排的。

   「都可以,隨妳開心。」他笑著說。

     我伸出手,扣在雞尾酒杯的底部,馬上感受到溫熱。我不禁皺起眉頭,雖然調酒也有熱的,但這個熱度是我不曾預期的。我聞了下,Fish and Chips 光從香氣所散發出的炸油味,以及酒的溫度,都讓人的嗅覺同時混淆著味覺。喝的第一口有著黑胡椒的辛香料味,隨之跟上腳步的是油脂,若在一開始就加入了在杯側的檸檬角,則整杯的油脂味就會變得清爽。

   「這杯好有趣哦!」我不禁兩眼發光,多喝了兩口感受這杯酒。

   「等妳喝完,還有兩杯新的調酒讓妳踹踹!」哥挑了挑眉。

     我好奇的問他:「這到底是用什麼基酒做的?」哥轉身,拿出了一隻威士忌及蘭姆酒。

  「這隻威士忌是來自印度酒廠Amrut 雅沐特,蒸餾出的第一款單一麥芽威士忌Fusion。而蘭姆酒Two Indies Rum也是來自同一家酒廠。我總共做了六種新的調酒,都是用這兩隻做基底。」我喝著Fish and Chips,他一邊做起第二杯。

   「不過Fish and Chips是英國菜餚,為什麼用印度的威士忌呢?」我突然發覺哪裡兜不上。

  「印度曾被英國殖民,不論是文化或食物都深深地被影響,雖然如此,印度仍然保有自身的香料文化,同樣地也影響了英國。」他輕鬆的將世界歷史娓娓道來。

 
1510927542495 2.jpg

2.

   「今天的第二杯叫做Wellington Steak。」他用小巧的酒杯盛裝。

   「好酷!是威靈頓牛排欸!」杯口沾上特別製作的材料,其中鹽巴的口感稍微突出,像是吃牛排時,會特別為自己轉些研磨的鹽巴粒那樣,在嘴唇上留著乾爽鹽巴粒的口感。

     份量不多的Wellington Steak,喝下一口能明顯感受酒中的酥皮及濃厚的蘑菇醬,甚至是可以感覺到肉質的軟嫩,屬於牛排特殊的觸感。再配上表皮炙燒、捲成花朵樣式的櫛瓜片,把屬於牛排厚度的油味貼心的拉消,咀嚼出屬於炙燒的焦味。

   「這杯牛排味真的好重!我覺得我吃了6盎司的牛排!」這感覺像是分子料理的變化版。

   「沒錯,我想做的就是呈現這個趣味。你以為是顆荷包蛋,但其實是由柳橙及奶油慕斯凝固而成的甜點。當香氣分子的混合,以及視覺的錯覺,從而干擾味覺,造成認知上的錯亂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而調酒模仿食物的味道,其實也並不是我的獨創。拿『血腥瑪莉』這杯調酒來說,在美國禁酒令期間,在地下酒吧非常流行。但配方其實就是番茄冷湯。」看著我驚訝的表情,他更笑著說:[那個畫面光想就很有趣,當時若是有警察靠近,就可以一臉無辜的說:『我喝的是冷湯啊!』警察的臉肯定很囧。」

 
1510927573821.jpg
 

3.

     喝完了份量不多但氣味濃厚的Wellington Steak,這時第三杯Fruit and Lemon Bitscuits也已準備上場。特別的是,除了酒之外,旁邊竟有一片檸檬葡萄餅乾做搭配。

   「先喝還是先吃?」

   「都可以,隨妳開心!」

     無論先吃搭配的檸檬葡萄餅乾,或是先喝這杯調酒,你會跟我一樣,分不清楚這兩者的差別。

 「到底為什麼可以這麼像!!」我太驚訝兩者之間完全沒有差別的口感。兩者都是光用聞的,就能感受到奶油獨特的厚重感,以及黃檸檬的香甜及清爽。認真地品嚐,能夠在中間喝到葡萄的酸甜,再吃一口餅乾,更把這杯酒的酸甜口感往上提升,又能延續奶油在口中綿延的長度。

     當我都喝完了這三種調酒,不禁有點醉意。

   「天阿!這三杯酒精濃度應該沒有很高吧!」我有些昏頭地問著哥。


   「很高啊,光是威士忌Fusion就有50%的酒精濃度啊!」哥有些好笑地看著我。「明天妳再來喝另外三款吧!醉了就回家,安全第一。」哥收走我面前的酒杯,幫我叫了台計程車。

     在回家的路上,我不斷的回想這三杯酒的有趣之處,真期待明天另外三款調酒啊!

 

 
 

文 / D-Maps 駐站編輯 RED.L

圖 /  豪邁國際

協作店家 /  NOX 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