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一回醉:酒門後的The Third Place / by Dreamer Maps

螢幕快照 2017-11-08 下午2.56.44.png
 
有人說,中國數千年來的文學,擠出來的只有兩種液體,一種是眼淚,一種是
酒。
 

-第一回醉-

 

1

     你好,我是肯,只在夜裡遊蕩的生物。專司飲酒,喜歡穿梭在各式的酒樽和吧檯前,用一杯酒交換不同的故事。

 

《月下獨酌·其二》——李白
天若不愛酒,酒星不在天。
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
天地既愛酒,愛酒不愧天。
已聞清比聖,復道濁如賢。
賢聖既已飲,何必求神仙。
三杯通大道,一鬥合自然。
但得酒中趣,勿為醒者傳。

 

     不像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樣的大哉問,但凡討論起酒之於人,都絕絕對對是先有了酒。與其說酒陪伴著人類的文明和歷史成長,不如說是人們追逐著酒的腳步,承先啟後在金樽裡,傾注了生命和靈魂。

     不知道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在陳列著上百種商品的便利店裡,總有些產品你從沒想過要購買,甚至從不知曉它的存在。直到有一天,也許是因為對象的習慣、朋友的喜好,才發現其實你也用得著,原來它一直離你的生活很近,於是你也開始購買,默默的竟也成了生活裡的習慣。

     對我來說,酒吧,也是這樣的。

 

2

     美國的社會學家雷‧歐登博格(Ray Oldenburg)提出的「第三空間The third place」概念,指的是除去了職場裡的繁雜瑣碎與階級意識,或者家庭中的角色束縛,能夠讓人們自在地釋放自我的場所。

     酒吧能夠擁有這樣歷久不衰的文化,我想其存在的必要性不言而喻。小時候總以為只是因為人們貪杯,所以願意投入每個夜晚,反覆栽進手裡那片清澄的湖水。也曾以為從吧檯裡疲於端出的只是一杯杯精心製作的商業遊戲,只為了換取更多的營收。

     就像RPG一樣,花越多的時候練功,消滅的酒精越多,提升的經驗值才會越高。於是我才慢慢開始理解,原來在吧台裡每晚搖盪的,不只是一杯酒,而是對人生的一縷秉持。

 

說穿了,那些每一天都來酒吧報到的人,他們真正需要的只是一段時間。
 

3

     這樣的時間對你而言,不該只是一種你習慣的口味,而是知道不管什麼時候,揣著怎麼樣的心情,你都能回到這裡。光用聞就能感到熟悉的氣味、習慣的招呼聲、常枕著的這個餐桌、趴著的那個吧檯桌⋯⋯。而光線也總是投放同樣的角度,那是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你的「第三空間」。

 

在「第三空間」,我們透過手裡正搖晃的那一杯酒,和時空裡來來去去的醉人交換一個故事,在吧檯彼端跟歲月爭取一段靜謐的時光。

     

     

     就像陳奕迅在 <Last Order> 裡搖晃酒杯,微醺哼唱著:

 

“ 沒關係 真的沒關係 我也許 早就該回去
再一杯 我告訴自己 到此為止 乾了不再續
麻煩你 加冰威士忌 對不起 來個DOUBLE的
喝到這裡 終於夠勇氣 說一個經歷 ”
 

 

S__53690463.jpg
 

     我因夜而生,因酒而活,嗔迷於這樣的幽謐沉醉。雖然至今我還沒找到一個確切的詞彙來定義自己,但我知道我的存在是因為喜歡這樣的生活,流連忘返在各式的酒樽和吧台前,用一杯酒交換不同的故事。

     我是肯,我會準備好我的故事,在這裡寫成連載。期待你推開這道大門,來與我交換。

 
 

文 / D-Maps 特約職人作者 肯

攝影 / D-Maps 特約職人作者 肯

影音來源 / Youtube - Eason Chan 陳奕迅 Last Or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