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er Maps

在不斷跌倒受傷的人生中,站在舞台上表演是最爽的事:專訪廢埕樂團

Dreamer Maps
在不斷跌倒受傷的人生中,站在舞台上表演是最爽的事:專訪廢埕樂團
 
廢埕coverword.001.jpeg
 

1.

身體寄居在城市中,而夢想寄居在音樂裡

 

     青年時而嘶吼,時而緩慢呢喃,情緒隨著節奏堆疊,直到心中那口悶氣,長而緩慢地被排出肺部。這是廢埕樂團,藉由音樂,讓聽眾在他們建立起的空曠場所,檢視自己的不同樣貌。

     廢埕樂團在2014年成軍至今,累積了兩張單曲和兩張專輯。五個打扮風格迥異的大男孩,如同他們的歌曲一般,多變而難以定義,於是他們自稱是一個大雜燴式的樂團,歌曲風格也像遊樂場般,想帶給聽眾的是不同卻能找到快樂的曲風,甚至引起反思的歌詞。

 
 

    專輯《三》中的〈在沒有家的台北市〉,主唱朱宸說:「其實這首歌是我所有做過的歌裡頭,最平凡的一首吧,但很奇怪的,卻是點播率最高的一首,完全海放其他首歌。」語畢,團員全都笑了開來。

    或許是因為〈在沒有家的台北市〉道出了在城市中成長,卻又對城市的冷漠與夢想不得自志而感到灰心的心聲,特別能夠引起一樣在這城市裡,每一天在不甘認命與必須社會化中掙扎的人們的共鳴。

 
大宇.jpg
 

2.

或許還不算成功,至少,樂觀也能是個武器。

 

     玩音樂,總是有很多阻撓熱情的障礙。對樂團之後的安排,朱宸收起笑容,嚴肅的分析起台灣樂團的環境,跟要做到什麼程度才足以真正用音樂養活自己等等。

   「不求溫飽,光是要持續玩音樂這條路,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國外的音樂人為什麼可以做出很厲害的音樂,就是因為能夠專心做音樂,不需要為三餐煩腦,這樣的要求在台灣是要怎麼達到?沒有背景、沒有團隊是不可能。就算可以做到,也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堅持才有這麼一點機會,還不是百分之百。」

 
Rico.jpg
 

     但這幾個在專訪過程中,幹話沒停過的大男孩們也坦誠地說:「我們不敢想太遠,反正繼續走就是了。但組團到現在最大的困難就是找不到好的鼓手,鼓手真的超難找!」除了鼓手Rico外,其他團員們點頭如搗蒜。

   「當時很尷尬的事情是第一張專輯剛發,很多人都找我們做演出,但礙於當時第二任鼓手離團,所以我們完全沒有辦法做演出、做曝光,等於是浪費了一次很好的機會。」主唱朱宸一臉可惜的說。過沒幾秒,他又換了表情笑著:「不過也算了啦,都已經是這樣了。至少現在我們找到了一個很棒的鼓手!」說完將視線看向年僅18歲的鼓手Rico,幾個大男孩又笑了起來。

 
小白.jpg
 

3.

我們習慣用LIVE一決勝負

 

     廢埕的現場是很瘋狂的,自成軍以來Live就是該團一個非常大的看點之一。從第一次在Pipe表演的生澀,到後來歷經大大小小的現場表演洗禮後,才有了現在主唱朱宸自在的台風與絢麗的手勢,吉他手小白迷倒三次元妹子的美男外表,加上年輕小鮮肉的鼓手Rico及和聲天使大宇,但他們都敵不過貝斯手藍藍顛倒眾生也讓自己顛倒,甚至激烈到掉鞋墊、腳踝受傷的舞蹈表演。

   「說了這麼多,還是希望大家能夠到現場看廢埕演出,畢竟我們習慣用Live一決勝負。」主唱朱宸很帥氣地說。「就算音樂不是習慣聽的曲風,但看藍藍跳舞也算是值回票價了。」語畢,幾個大男生又笑了起來。

 
藍藍.jpg
 

4.

站在舞台上是最爽的事

 

從今年的二月開始,廢埕樂團終於要開始首次的巡迴演出了!

 
21640974_2014759188797822_3645275945114711217_o-2.jpg
 

首次巡迴《滿出來了!》從台中、台南、高雄再回到台北,終於一圓當初沒能趁勢巡迴的怨氣!

想看廢埕如何用現場一決勝負的朋友們,可以在廢埕粉絲專頁搶預購票哦!

 

文 / D-Maps 駐站編輯 Red.L

巡迴預購 / 廢埕樂團

圖 / 烏鴉

海報 / 李筱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