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生命罕至 :攝影師Max傅翊豪的紀實流浪 -上-
螢幕快照 2017-11-09 上午12.49.45.png
 

   「大家好,我是傅翊豪,大家都叫我Max。」

     他是傅翊豪,白天是在皮膚科診所幫病人拍攝術前術後對比照的美工;到了休假日則是自由影像工作者。亦是近期TAEA臺灣動物平權促進會(以下簡稱動平會)座談的講者之一。

     2013年,初建立的動平會,由於經費短缺,甚至沒有辦法支薪給團隊夥伴。但傅翊豪不在意,依舊自願與動平會的夥伴們從南到北,為「愛媽」族群拍攝紀錄著他們經營的狗園和每一隻流浪動物, 並透過實際參與來找出狗園運作困難的原因。

   「他們明明是不可或缺的存在,但為何在台灣竟是身處弱勢的一群?」

 

2

對絕大部分的人而言,流浪動物是日常生活偶爾出現的小驚奇,但對愛媽們而言,牠們每一隻都是值得擁有更好生活環境的寶貴生命。

 

   「愛媽」是愛心媽媽的簡稱。在台灣,只要提到流浪動物相關議題,就一定會聽到他們。之所以叫做愛心媽媽,是因爲這個族群中,女性比例佔絕大部分。外界對他們的印象及評語常常是「瘋狂」、「因為餵食而造成社區髒亂的陌生人」。也因為外界的不理解,他們選擇避開了白天人多的時刻,而在黑夜裡騎著機車載著飼料和水,穿梭在巷弄間,呼喚著藏匿在各處角落裡的狗貓。

 

抬頭三尺有菩薩_05.JPG
 

「你們覺得會有人的畢生志向是當愛媽嗎?我想應該是不會吧!」

 

  「愛媽是一條需要耗費大量時間、金錢和體力救援動物的不歸路。在台灣由愛媽一人之力照顧幾千隻狗,是很常見卻明顯畸形的現象。由於生命教育的不普及,和政府消極甚至不作為的態度,造成了這一個畸形的現象。」在講座《不能沒有你》中,動平會理事長林憶珊,正透過實際的行動,對社會表達出愛媽們所面臨的辛苦與心酸。

     偶爾在街上看到蜷縮在機車座墊上的貓,或側躺在騎樓地板上享受著陽光照射的狗,我們都會停駐片刻,逗弄我們口中喊著「好可愛喔!」的牠們,有時會拍張照片或是上傳社交軟體,接著頭也不回的便離開牠們。不同於只能在夜晚中行動的愛媽們,多數人並不會聯想到牠們或許已經三天沒有進食,也或許是因為天氣冷的緣故,牠們才必須找到一個不會被傷害的場所,去依賴短暫的陽光取暖。

     這些流浪動物,牠們也應該擁有尊嚴、擁有更好的生活環境,去享受珍貴的生命。

 

3

「記得」很痛苦。但能記得,是因為牠們每一個都是愛媽們窮其一生承接的生命。

 

   「您在拍攝這個主題之前,有沒有對流浪動物及動平會做過什麼相關的功課?」我預設攝影師跟記者一樣,專訪前應該也要認真的研讀受訪主題的相關資料吧?

   「其實在拍攝之前,我不希望知道太多。」看著一臉驚訝的我,Max繼續解釋道:

   「我想作為一個觀察者,中立地去紀錄這一切。」

     傅翊豪認為,這些照片有很大的機會被普羅大眾看見,所以他希望站在同樣的立場做最直觀的紀錄。拍攝過程中,也不斷提醒自己作為紀實攝影者,在相機之後,精準的捕獵(shooting),應該出於對被拍攝者的情感流露。這也是為什麼他總是選擇保持一段距離,採取中立觀察的態度,而非更具積極主動的參與。

     或許因為「旁觀者清」,Max呈現出的照片非但沒有隔閡和距離,反而更能讓人感覺到濃郁的情感流動,更予人照片之外的想像空間。

 
???????_01.JPG

 

4

     三年前傅翊豪因緣際會接下了動平會的紀實攝影工作,從沒有接觸過流浪動物的他和動平會的夥伴跟著愛媽,為了餵養那些不被大眾注意到的動物們,騎著摩托車穿梭在樹林區山間,一個又一個廢棄的空屋或是工廠,甚至到達人煙罕至的高度,那是連黑道駁火後要棄屍都不會選擇的地方。

     傅翊豪說,像這樣冒著危險也得去餵食是「事在人為」。在輕描淡寫的語調背後,卻讓我們意識到那樣「不正常」的危險,卻是每一位愛媽習以為常的「日常」。

     這一路的拍攝歷程中,傅翊豪見證了許多動物的命運遷徙,記錄著每一個生命輪迴裡短暫的片刻。有些從被餵食到收編至狗園中,有些還等不到收容,就倉皇過世了。雖然間隔了三年,他早已記不得所拍攝過的動物的名字,就如同愛媽可卡也記不得三年前與之相處的傅翊豪。她解釋:「因為記得會很痛苦。」但她並沒有意料到,總有人會記得,像她記得自己承接的每一個生命,像傅翊豪記得愛媽可卡與狗相處的過程,像我們記得有這麼一群愛媽照顧著不得已在街頭流浪的動物們。

 
抬頭三尺有菩薩_09.jpg
 

5

是誰救了誰,那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們在生命這條路上有彼此的陪伴。

 

     中國小說家郁達夫的「零餘者」,是源自俄國現實主義小說家屠格沃夫「多餘者」的衍生,形容的是那些被擠出時代與社會,雖執著但卻沒有力量把握自身命運的人。傅翊豪說或許這樣的比喻是貶義,但正是這樣的「零餘者」才能用旁人無法理解的執著堅持去改變世界。

     愛媽可卡說其實她不認為是她救了這些動物,而是這些動物救了她,只要看到牠們開心,她也會跟著開心。這也是愛媽可卡唯一最「記得」的事情。在生命這條路上偶爾會迷路,有時候是自己找回原路,有時候是別人尋來;也有時候是由這些動物帶領著,陪伴彼此往更有意義的下一章走去。

     生命的溫度正是由這樣忽遠忽近的距離而熱鬧、而美麗。

 
 

文 / D-Maps 駐站編輯 RED.L

攝影 / 傅翊豪

照片提供 / 臺灣動物平權促進會 

特別推薦 / 動平會聯展〈 凝視 – 希望的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