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和「歸零」是創作者的最重要關鍵:專訪電影特化師 Zoe程薇穎
 
螢幕快照 2017-11-09 上午10.23.14.png
 

時光荏苒,此刻的你,是否還記得小時候,你在「我的志願」裡寫下的是什麼?

 

1

   「田徑選手!我以前很黑,有肌肉,唸書時期專長就是運動!」眼前這個長相清麗、聲音甜美、身材纖細,穿著高跟鞋的美女,竟然吐出這個讓人意外的答案。

     就如同我們大多數人都不會去真正實踐那篇作文一般,這也是Zoe長大後,第一個因為現實而放棄的夢想。

 

後來我發現自己選擇人生的態度,其實不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反而會反向思考,去知道自己不想要什麼。

 

   「因為運動員在台灣的環境真的蠻辛苦的,所以後來我也沒走體育,也知道自己不愛文、法、商,於是意外推薦甄選念了元智資傳,但過程中慢慢才知道自己其實並不想從事相關的工作。我沒有辦法坐在辦公室裡或是電腦前一整天,我喜歡跟人互動,我喜歡有溫度的接觸。」

     大學畢業後,Zoe選擇到溫哥華電影學院(Vancouver Film School)攻讀特效化妝。「做這個決定的時候,我也聽過身邊一些人告訴我,唸這個要幹嘛?將來可以做什麼工作?有市場嗎?這是什麼職業?這類的話,但我還是充滿熱情的出發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想做什麼。」

   「出發前,有把所有最壞的情況預先想過嗎?例如出國後發現水土不服或是英文溝通上的問題?」我代表所有想出國追夢的讀者這樣問。

   「預先設定好狀況,這本來就不是我個性會做的事。英文不會,那就去那邊邊闖邊學嘛!」一如很多熱愛冒險的成功者,Zoe也屬於敢夢敢想,並且會隨即付出行動的類型。

 

15355652_1120043881445562_5199097843615541492_n.jpg

2

「得到IMATS大獎以後,我的人生像是拐了個彎,來到了不一樣的世界。」

多方邀約陸續上門,包括演講、廣告、雜誌、商業活動、課程教學、電影案子,生活開始變得多元而忙碌。

而這些意外的人生收穫,是在Zoe學習特化以前,從來都沒有想過的「預見」,也為她冠軍之後的人生開啟更多美麗的「遇見」。

 

     打開電影購票APP,常常都能在「現正熱映」的選擇裡看到Zoe的作品,像是話題電影 <吃吃的愛> 和 <盜命師>。這幾年也做過多部知名電影包括:<詭計>、 <盜命師>、 <太極>、<一萬公里的約定>、<愛情無全順>、<記憶大師>、<後會無期>⋯⋯。

     從小就不熱衷於追星的Zoe,現在的人生卻總是跟一堆大牌明星綁在一起,曾合作過多位藝人,例如:蔡依林、陳柏霖、小S、黑人、范瑋琪、許瑋甯、黃渤、庾澄慶、彭于晏⋯⋯。

   「特別是 <吃吃的愛>,這部是我覺得最好玩的作品。不同於大多數電影對特化的需求還是以傷口和屍體為主, <吃吃的愛> 真的給了我們很大的創作空間,讓我可以真正做出完整的外星人角色。」

   身為電影的特化指導,工作內容其實不僅僅是把特效角色做好而已。因為電影的預算有限,卻要玩出這麼多完整的大角色,Zoe常常必須在預算跟材料間找到平衡,要怎麼用最有效率的材料跟方法,才能讓預算控制在製作方要求的範圍內,同時也要維持團隊跟公司的運作。

 

13626507_988104597972825_2963313490757746330_n.jpg

3

我一直認為「熱情」和「歸零」,是所有創作者在自己的工作領域裡有出色表現的最重要關鍵。

   

   「妳的工作行程這麼緊湊又忙碌,有沒有曾經覺得職業倦怠的時候?」

   「難免都會,但我不會讓自己卡在這個想法裡太久,我會趕快找到下一個好玩的挑戰,當全力投入準備時,我渾身的幹勁又回來了。我也會為每一個階段的自己設一個停損點,可能是在一個案子結束,或是一個任務完成後,我會把自己歸零。」

     挑戰完IMATS拿下冠軍後,Zoe跑去澳洲的海邊挑戰了1萬4000英呎的高空跳傘。對Zoe來說,這個嚇死爸媽的舉動,其實就跟她人生裡做每件事的選擇相同:

     害怕人生空白,害怕自己老死之際回想不起這一生做過什麼。

 

20449037_1370154003101214_6928491215299118073_o.jpg

4

夢想之路因父母而起,將人生情緒內化為創作。

   

     Zoe的爸媽從小就給了她這樣的人生觀:「做自己喜歡並且投入的事。」所以在她念書吊車尾的時候,父母從不責罵,也沒要求她一定要拿100分或考上名校。對於唸書的記憶模糊,但她卻記得媽媽帶她去山上寫生、在美術館裡看展覽、陪她參加畫畫比賽,支持她去探索每個有可能培養出興趣的領域。

 

     在她的第一本書 <Zoe的特效彩妝異想世界> 裡,曾經寫下這麼一段:

能夠走到今天,過程經歷了不少掙扎與糾結。我不是一個天生就積極、正向的小孩。小時候我不愛上學,甚至害怕上學,想到大家穿一樣的衣服、揹一樣的書包,上課下課,不知道考試分數到底代表什麼。甚至走到校門口我會馬上假裝肚子痛,想辦法回家。

唯有美術課、體育課的那天,我才願意上學。青春期個性敏感不善於表達,因此也遭受過人際關係上的挫敗,但也許就是因為這些,累積了許多情感和有趣的想法,後來反而有機會將這些內化的情緒轉化為我的創作。

 

     因為從小就身處在父母支持適性發展、充滿理解和愛的教育理念之中,因此Zoe對於領導團隊和助理們,也採取完全的尊重跟支持態度。不同於害怕被人學走技術的「師傅」,Zoe總是鼓勵自己的助理們去接洽、去嘗試各種合作和作品。

   「我都會全力支持他們自由接案,甚至在過程中有任何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也會盡力協助。」完全沒有「老闆」架勢的Zoe,總是把助理們和夥伴們當成自己的妹妹般照顧。

 

 

22281965_1434569649992982_7469346276418619994_n.jpg

5

「我從來不擔心有一天電腦後製會完全取代特效化妝,就像 <阿凡達> 畫面很美,但一眼就能看出那是電腦的傑作。」

「我覺得人性雙手創作的溫度,是機械永遠無法真正取代的。」

 

     面對如今AI和科技趨勢,不少職業都面臨失業危機,就連化妝產業都不得不開始正視化妝噴槍機械手臂的風潮。對於本來市場就比較受限、跟科技和機械息息相關的特效化妝產業,電腦後製技術更是讓特化業如臨大敵。但Zoe卻很樂觀,認為透過手作的手感,那是冷冰冰的電腦無法比擬的溫度。

     在 <別為小事折磨自己> 一書中提到:「如果不想被時代和環境所淘汰,你就得像美洲鷹一樣,以改變自己的方式來適應不斷變化的生存環境。」

     我們活著,唯一能夠永恆不變的就是每天都在改變,若想成為不被產業或時代拋棄的人,唯有不斷鞭策自己,不要單往同一個方向筆直前進,而是練就邊走邊掃射前後左右的開闊眼界。就像Zoe從不只停留在刀傷和屍體,她會穿著高跟鞋,精心梳妝打扮,出席各種時尚場合與產業合作、與Janet一起為Nike創作女力藝術作品、跟鐘錶產業跨界合作「Time Flies」作品⋯⋯。

     看到Zoe對自己夢想的熱愛與幹勁,我們這才明白,所謂浪淘沙盡、瞬息萬變的這個光速時代,能夠被留下,也應該被留下的,唯有像Zoe這樣的Dream Maker!身而為人,身為女人,Zoe絕對是我見過最有Girly Power 的鐵漢子模範生!

 

 

文 / D-Maps 駐站編輯 M.L

圖 / Zoe Cheng 程薇穎特效化妝

 

 

螢幕快照 2017-11-05 下午7.30.13.png